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金牛网心水论坛 >

前北大教学被指性侵女生致其自残 回应:歹意毁谤 高岩

发布日期:2021-01-08 06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新京报:盘算对网上舆论做什么回应?

  5日下午,新京报记者先后接洽北京大学、南京大学负责宣扬的人士,均被告诉,校方目前正在了解事件经由,临时无奈就此事作出正式回应。

义务编纂:霍宇昂

  沈阳:说完全没有关系也不行,究竟她是我的学生,我是她直接的老师。不说明了。

  新京报记者于今天下战书点半拨通了沈阳的电话,以下为沈阳对实名举报做出的回应。

  李悠悠:大二当前,沈阳频繁地约她出去吃饭、会晤。我记得一个周末,她跟我说独自见沈阳了。她说沈阳向她身材扑过来。

  这些都是她陆陆续续、点点滴滴说的,我对她当时的表情、情感状态、表白的感触,总体印象是,沈阳对她进行不止一次性侵犯。

  新京报:你为何感到高岩后来自杀,跟沈阳有关系?

  发文者、北京大学1995级社会学系学生李悠悠对新京报记者表现,自己是高岩生前的闺蜜,高岩曾断断续续告诉自己,沈阳对她进行不止一次性侵占,“沈阳是直接的肇事者,是她自杀的始作俑者。”

  沈阳:你说怎么回应吧,这些人就是没事在这捣蛋,你说我应该怎么回应?

  沈阳:组织上都有结论的事,当年都有调查的。

  李悠悠:高岩在大一下学期向我提起,沈老师约她去他家送功课,还说要跟她谈一个关于学识上的问题,她就去了。

  沈阳:当然没有啊,这个当年海淀区公安局、北大中文系和学校党委都调查过这件事,你应该通过这个渠道去懂得,我不想理这些事了。

  新京报:文章内容属实吗?

  第一,自己以为他们说的什么上床、什么性关系、什么怀孕,这都是诽谤,绝无此事。

  新京报:你如何认定沈阳对高岩进行了屡次性侵?

  对话沈阳:与高岩没产生过性关联,也没谈过恋爱

  5日上午,李悠悠在豆瓣上发表一篇题为《现南京大学文学语言学系主任、长江学者沈阳教学,女生高岩的逝世真的与你无关吗?》的文章,实名揭发现任南京大学文学院传授沈阳,曾在1996年任教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期间,对本班级女生高岩实行性侵略,并传布高岩是“神经病”的新闻,给高岩的身心造成宏大损害。1998年3月11日,21岁的高岩自残离世。

  公然材料显示,沈阳1955年12月生于上海,1993年在北京大学获博士学位,现任教导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。2011年起担负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,南京大学文学院语言学系主任,博士生导师。

  第二,没有此事不是沈教授说的,是警方、学校有结论的。

  原题目:前北大教授被指性侵女生致其自杀 独家回应:均为恶意诽谤 |沸点

  新京报:看到李悠悠的实名检举吗?

  回来后她说,老师忽然从身后抱住她,后来脱了她的衣服,对她做了她不想做的事。

  沈阳:这事不是我说的,单位都有考察论断的,你找单位吧。

  沈阳:当然斟酌!问题是发帖这多少个人都在本国,你说怎么办,“济南交通大脑2.0”启动上线 创5个全国“第一”

  新京报快讯(记者王煜 贾世煜 实习生王露晓 周小琪)4月5日下昼,前北大中文系教授,现任南京大学文学院语言学系主任沈阳,就被举报曾性侵女生,并导致后者自杀事,独家回应新京报记者称,举报文章中责备均为“歹意诽谤”,“保存控诉的权力”。

  新京报:高岩最开端是什么时候向你讲述的?

  沈阳:我一开始就澄清了呀,第一没上过床,第二没发生过性关系,第三没谈恋爱。

  另有自称北京大学中文系校友在网上转发上述文章,并请求沈阳教授对此事作出回应。

  沈阳:小时前,香港挂牌之全篇

  新京报:你是什么时候晓得这事的?

  我当初不怕她告到单位,我盼望她能告到单位,她在网上胡言乱语什么意思?

  新京报:高岩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?

  此外,沈阳告诉新京报记者,本人目前已向南京大学文学院党委书记刘重喜阐明此事称,因发文者并非向单位举报,而是网上流传,请单位“在处理相干信息时解释,欢送发贴者向北京大学跟南京大学正式‘举报’。在调查明白事实之前,不应以个人揣摩之辞分布信息”。

  沈阳:完全是毁谤,完整是胡说。

  新京报:后来又对你说过吗?

  对话李悠悠:沈阳是高岩之死始作俑者

  新京报:你断定李悠悠文章中的货色都是(失实)?

  一名南京大学文学院毕业生告知新京报记者,沈阳学术成就颇高,在学生中有必定影响力,其在南大时,未有对于生涯风格问题的传言。

  李悠悠:沈阳是直接的闹事者,是她自杀的始作俑者。现在看来,这个很显然就是性行为,而且是逼迫的性行动。

  新京报:1996年到1997年期间你有没有跟高岩发生过性关系?

  又过段时光,她又说沈老师脱了她的衣服,对这个事情她充斥了羞辱感。

  沈阳:这些事你应该去找单位,找北京大学、南京大学,都是信口雌黄的,你说怎么去理睬这些事呢。

  新京报:是否应当廓清?

  李悠悠:高岩不止一次对我说过。她没有说过详细次数,但她后来的状况越来越不好,每次都是结结巴巴地跟我说,而且眼里都是含着泪,很苦楚,陆陆续续说地这些事。

  新京报:那考虑应用法律手腕?

  新京报:你有不背地说过她精力有问题?

  当事人沈阳5日下午通过短信回复新京报记者称,网文中所称与女生发生性关系并致其自杀一事,“当时北大中文系党委和北京海淀警方均有调查和明白结论,基本不存在上述事实”,“上述‘指责’实均为恶意诽谤”,“为此我将保留控告的权利”。沈阳在向南京大学文学院党委的情形说明中称,“乐意就有关情况向党委和引导做出说明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