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112238.com >

水风井:一千年的梦有故事的景

发布日期:2019-07-05 18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古者穿地取水,以瓶引汲,谓之为井。作为千年古城,老长沙素有“九井十三桥”的说法。除了赫赫有名的白沙井,人们耳熟能详的便要数水风井。

  长沙市开福区蔡锷北路南段,中山路口以北、局关祠以南的一段,就是水风井。与南门口、兴汉门一样,水风井作为地名沿用至今,却遍寻不着井的踪迹。

  在距离水风井公交站台不远的步道上,标明“水风古井”的两个井盖不算醒目,旁边镌刻简介的石碑字迹也已被踩踏得模糊不清。如果没人指点,恐怕是很难找到的。

  据文物部门的有关介绍显示,这是2005年蔡锷北路扩修改造时发现的古井群,经专家判定为水风古井。而早在1988年,此地基建时,同样发现过一口古井,且井内出土了一件上有“大和二年”铭文的青釉瓷瓶,故推测水风古井的建造年代至少是在唐代。这意味着,这支不知何故沉落井底的瓷瓶重见天日时,已在水风井的古波中做了一千多年的梦。

  水风井的名字不免人想到“风水”二字。在互联网搜索栏键入“水风井”,显示它正是《易经》六十四卦中的一卦,“象曰:枯井破费已多年,一朝流泉出来鲜,资生济渴人称羡,时来运转喜自然”。

  另据水风井石碑上的记载,也有传说,由于此段地势相对低洼,水势丰茂,古人连凿五井,口口清泉涌溢,故初名“水丰井”,因“丰”字繁体笔画难写,后取《易经》之意雅化为水风井。

  不单名字奇特,水风井也相当有故事。“湖南辛亥革命的‘火苗’就是从水风井烧起来的!”今年71岁的刘爹爹在水风井土生土长,说起水风井的故事如数家珍。

  1911年10月13日,武昌起义后的第三天,湖北与湖南的革命同志在水风井胡家花园里的卷施社——湖南辛亥革命最重要的革命机关之一,做出了在水风井、小西门(贾谊故居)、北门(湘春门)举火为号,城外新军发动,里应外合,共同推翻湖南满清政府的决定。

  然而,当老长沙城外协操坪新军士兵们肩扛步枪、臂系白布带,翘首等待长沙城内亮起革命之火时,水风井一带的火却并没有如约燃起。“后来‘问责’时查明,是因为买煤油的伙计贪便宜,跑到大西门耽误了时间……”虽然新军最后还是等到北门燃起的一片火光,顺利进了长沙城,刘爹爹每每讲起这段历史都觉得十分神奇。

  之后,、易礼容创办的“中国早期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书刊发行机构”——文化书社,由潮宗街搬到水风井;反动军阀在长沙发动震惊中国现代史、驱共屠共的“马日事变”,人从水风井逃生;建在原文化书社旧址上的古旧书店,开了又关,最后变成两家小服装店……历史长河中,水风井总有着说不完的故事。

  “九夫为井,四井为邑”。可想而知,位于城市中心的水风井也一定有过相当的繁华。

  别的不说,在刘爹爹的记忆里,水风井最美丽、最轰动长沙的风景,是上世纪90年代的新世界美发中心。

  耀眼的灯光、怪异的发型、浓香的洗发水以及不扉的价格,是当时水风井很长一段时间的标签。那时,第一批会做头发广佬师傅来到这里开店,让水风井变得与众不同,成为长沙时尚的策源地之一。“不在中山路做嫁衣,却一定在水风井盘头”就是很好的写照。

  直到现在,水风井和离它不远的五一广场一带,仍聚集着长沙最多的美发店,吸引无数爱美的男男女女“变型”。我们不敢说这是当年广佬师傅和学徒开枝散叶的结果,至少这种爱美、时尚的氛围是延续下来了。

  由于老式建筑年代久远,配套设施陈旧不堪,水风井已经成了棚户区的代名词,在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包围之下,显得格格不入。

  从计划经济时代的国营肉店、公共菜场、新世界理发店,到今天50年不倒的华南小吃店、门庭若市的苍蝇馆子、新潮时尚的服装店,不管时代如何变迁,水风井已深深融入长沙人的血液,是寄托乡愁最美的风景。如何在保护中发展、在发展中保护,是摆在执政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。